墨画子卿第一章第8节: “登徒子”

wuchangjian2021-11-05 12:35:48编程学习

编程推荐,我还是选Python

风雅公子成登徒,竹林祭母逢故人

雨声渐稀,乐安伸出手,“少爷,这雨……好像小了,我先去拾点柴回来。”“才下过雨,哪儿来的干柴给你捡拾?况且过会儿就会有……”白卿画赶忙去拦,可乐安的步子迈得急,话还没听完就已经走远了,“有人给我们送……柴来的。”

算了,就算这小子听见了,怕也是摆摆手:少爷你可拉倒吧。这荒郊野外的,怎么可能会有人给我们送柴?

空等总是无聊,倒不如吹支曲子解解闷来得自在。于是白卿画便收了先前用来挡雨的折扇,再次抽出墨箫随意吹奏……吹累了,见还是没人来,便用周边的稻草折了个干净地方坐下来慢慢等。毕竟她对自己的直觉一向自负。

果不其然,大概过了一个多时辰,一名女子背着一筐柴,也来到了破屋内。但她接下来的举动倒是出乎白卿画的意料:

别说打招呼了,白卿画就连话都没来得及说,女子直接一筐柴火甩了过来,同时从腰间抽出一柄软剑就直逼少年的面门刺来。白卿画下意识地左手接筐顺势丢向身旁的草垛,而后以脚为轴迅速绕至那女子身后,右手锁住对方刺来的左手,同时也直接把右手卡住管教她动弹不得。

“小贼!你放开我!”女子努力挣扎了几下,“登徒子,你还不松手?!”

小贼?还有什么‘登徒子’?是在说我吗?既然如此,呵,那也不能白吃亏。少年邪魅一笑,“姑娘虽有青纱遮面,但这相貌,依在下看,定是不差的。”

“你个无耻狂徒,有本事你松开我!你松不松开!”女子继续挣扎,却不想对方真的松手,一个踉跄摔在地上。那少年倒是心大,直接背过身去毫无防备,“初次见面,连话都没来得及说上一句就被说是‘登徒子’。在下觉得,若不做点什么岂不冤枉?”

“不是你……我,我让你松手,你还真就松手啊?”“不然呢?”少年在对面的草垛旁坐下,丝毫没有要拉对方起来的意思。“一点也不懂怜香惜玉……”嘴里嘟囔了一句,女子索性盘腿坐在地上,“你……就不怕我继续?”

“姑娘大可自便。”少年打开折扇故作风雅,“不过姑娘的武艺……” “你……”女子自知被嘲,却也无可奈何。“柴乃生火所用。”少年瞥了一眼身边的柴筐,“姑娘此举,实在令人费解。”

一抬头,WOW这颜值也太赞了吧:

柳叶眉,大眼睛,虽然戴了面纱,但仍然挡不住那挺直的鼻梁。真想看看,这掩藏在面纱底下的是何等的美人。白色与青色搭配在一起的长衫,一头乌黑靓丽的长发,真真好似仙娥下凡……

“看什么看,你还看!我让你看!”见那女子又使剑指来,白卿画正要接招,可意想不到的状况发生了:

地上的土块把女子绊了一下,躲下剑招的白卿画急忙上前去扶。不曾想对方冲得太猛,白卿画扶她不住,两个人就这样面对面摔在一起滚了两圈。好在那女子抱住了少年的腰,而少年也及时用双臂撑住了对方的双肩。铛——那柄软剑则顺势插进了不远处的石缝中。

“呼……好险。”二人同时叹了口气。“还看?!你个登徒子,果真是无耻之徒!!”“姑娘等……等一下……”

见她又要去够那软剑,便一把抓住她的手腕……糟了,二人之间已经能感受到彼此急促的呼吸,距离也已是近得不能再近,就连对方的鼻尖都快能触碰到。“到底是谁无耻啊喂?”恢复神志的白卿画嚷道,“造成现在的状况的,明明是姑娘你啊。明明是在下被姑娘你压着,还说在下无耻,姑娘当真霸道!”

女子上下打量了一番,才缓过神儿来,立马起身。双颊一下子就如熟透了的柿子一般,想来也必是软糯香甜的。少年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站起身,还退开几步,生怕对方看不顺眼又要动手。

“此处有一物件对小女子十分重要,故而小女子才会……才会误会……”女子轻咬红唇稍作思考,“若公子不弃,小女子愿鼓琴一曲,算是致歉。”“有丝竹可赏自是再好不过。”白卿画四下张望,可并没有发现什么有关于古琴之类的东西,“只是此处无琴。姑娘如何弹奏?”

“公子稍待……”只见她走向一处墙角,拨开草堆……往回折返时,手中便多了一把古琴,而后用衣袖轻抚灰尘,把古琴安放在那张长木桌上,正坐……

一阵琴音拨动后,忽然有一箫声加入,渐渐融合。二人当然是第一次和鸣,但却并无突兀,闭目而听,可观山之峨峨,亦可听水之潺潺……

“姑娘之琴音若泰山之峨峨兮,故在下以箫声相和。”白卿画把墨箫随意插在腰间,拿出山水折扇向那姑娘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,“平日里到会吹个一二,却并不擅长。姑娘见笑。”

“洋洋兮若江河……公子过谦了。世人只知俞伯牙与钟子期之《高山流水》,能领会山之巍、水之潺者甚少。比起那些人,公子实在谦虚……”收了阵仗,那女子好似忆起了什么,“适才在山间听得一阵箫声簌簌,只觉荡气回肠。小女子鄙陋,不曾听闻。公子可知是什么曲子?”

她说的是难道是《沧海一声笑》?刚才吹箫的时候被她听到了?

“不过是首随意吹奏的山野小令罢了。”“那公子算是承认?”见对方并不否认,女子忽然一改先前,态度更是和善不少,“如此说来,在音乐方面的造诣,公子颇有天赋且悟性极佳。”“姑娘谬赞。那个,聊了这么许久,不知姑娘芳名?”

这才是一个姑娘家该有的气质嘛!

“单名一个‘月’字,是日月星辰的月……”有个俊俏公子问自己的闺名,作为女子自是又喜又羞的。“月……倒是贴切。在下单名一个‘墨’字。呃……今日还有事,在下就不多叨扰姑娘了。再会!”看出气氛已经有些僵的白卿画主动提出离开。

对方一个姑娘自是不好主动留人,便只得随“他”离开。擦拭好琴弦、琴身,把琴背在身后,女子好似下了很大决心一般走出破屋,也朝着同煌镇走去……

“咦?少爷!你怎么……”“你还说呢!拾个柴而已……怎么去了这么许久?!”入镇子的途中撞见了砍柴归来的乐安,“都这时候了,身上的衣服早焐干了,还要你这筐迟来的柴火干什么?”少年顺手便把那筐无辜的柴丢在了这密林中,“快些跟上……”

同煌镇地处偏远,本地人口并不多。镇子的商业大多是米面之类的基础行业,唯有布行倒有大大小小十多家商号。因此每日进出镇子的车马,有很大一部分都是运着各式各样的布匹。因而也不难猜到这主仆二人的归途,自是蹭不到车马坐的,就连马匹也都不怎么宽裕,自然腾不出空来载他们一程。二人只好凭着各自的双腿赶路……

不觉已至晌午,远近闻名的酒楼“浮生若梦”却没有接客,倒是旁边的一个其貌不扬的面摊宾朋满座。究其原因嘛,皆是拜这坐在角落的一男一女所赐。

“所以你便是那说我是‘登徒子’,且善琴技的青衫女子咯?!”

胧月闻言非但没有推辞,反而点头称是,脸上一副“好巧”的神情。这不打不相识的缘分按说应是少有,更何况还来了两次,还是在一天之内,也真是奇了……

呵呵……白卿画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什么好。

“呼,少爷,原来你们在这儿……”乐安好不容易才在这人满为患的人群中寻到二人。“酒楼的事……”“都安排妥当了。不等少年来问,乐安立马接话,“只是……”

“只是?”“只是距离约战之期……仅剩半日了……”乐安显然心里有些没底,就连声音都有些发颤。少年还没来得及张口,乐安的衣领就被一双手一下揪住了,“约战?谁和谁约战?约在哪啊?”

一听说有架要打,胧月一下子就问了一连串的问题,整个人都好似打了鸡血一般。若不是先前见过她与那一众流氓缠斗的景象,那先前弹琴时的柔弱温婉,与她现在的模样完全是判若两人。

循着轩辕墨的记忆,白卿画不由叹道,“三年了,她这性子竟没改半分?”而被这刀马旦揪住衣领的那位也是无奈的点了点头。

胧月闻言慌忙撤手,“呀我这,我太激动了,我我刚才……实实在抱歉……”乐安整了整衣领,说了声“无妨”。

白卿画却在一旁摇着折扇:激动?别人听到约战都唯恐避之不及,她倒好,不说躲居然还兴奋?!哎哟我去,我这是收了个什么怪胎……

相关文章

firewalld记录被拒绝的连接请求

 一,firewalld配置日志的用途: 在生产环境中,f...

泛型的概述、类别及注意事项

一、泛型概述 泛型指的是“参数化类型” 即把某些参数的数据类型使用一个泛型代替&...

vue基础 - 10 (Vuex:state、mutations)

官网:https://vuex.vuejs.org/zh/ 全局状态共享...

解决win10计算机管理中没有本地用户和组

 我们在windows+R 打开cmd控制台,输入mmc...

发表评论    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